组 织 机 构
学术争鸣
湖湘文化与梅山文化双重影响下的娄底文化演进

 

 
湖湘文化与梅山文化双重影响下的娄底文化演进
王立众 曾庆学
 
    地处湘中腹地的梅山地带,山水隽永、民风淳朴,从远古时候开始,这里便孕育着一种神秘古朴的巫文化。而扎根于这种巫文化的梅山山民,原始遗风千姿百态,民俗事象多姿多彩,由此演变出了我们今天所说的梅山文化。湖湘文化则是指湖湘原生楚文化与中原儒家文化相融合形成的具有鲜明特征、相对稳定并有传承关系的地城性历史文化形态。娄底处在湘中腹地,位于湖南的几何中心;她既是梅山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也是湖湘文化的核心地域之一,而且随着梅山归服后城内瑶、苗民族陆续外迁和外地汉人迁入,湖湘文化对市域历史的影响日益增长,并逐步成为帝域主流文化。
    梅山文化和湖湘文化作为地域性文化中的瑰宝,都具有十分鲜明的特色和个性。它们的相同之处是都与荆楚文化有着剪不断的渊源,继承了荆楚文化刚烈、倔强的独特个性,且都对娄底历史发展、社会生活习俗和人们的思想意识及性格特征产生着深远影响。不同的是,梅山文化中的刚烈、倔强偏重感性,而湖湘文化中的刚烈、倔强注重理性;梅山文化更多地带有巫文化的民间宗教色彩,而湖湘文化更具有中原儒家文化的官方正统色彩。
    而且从时空和程度上看,二者的影响存在着明显差异。从时空上讲,梅山文化对市域的影响主要在两宋之前和西北部梅山地带,而湖湘文化的影响是在两宋之后和东南部地带;从程度上讲,湖湘文化对市域的影响明显大于梅山文化,特别是随着梅山归附朝廷以后,原居住于梅山地带的瑶、苗民族大部外迁,加上数次大规模移民迁入,市域基本属于汉民族居住地区,湖湘文化自然取而代之占据主导地位。到明清时期,湖湘文化更加兴盛,市域成为其核心区域之一。正因为如此,清中期以来,在湖湘文化的养育下,娄底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人才喷涌,如双峰的曾门三杰、蔡氏家族和“女杰之乡”“院士之乡”“书画之乡”,涟源的湘军将领群、涟商群,还有辛亥元老李燮和、开国上将李聚奎、文化名人刘海藩、谭谈,新化的湖湘文化传承人邓显鹤、反清志士陈天华、黄埔军校代理校长方鼎英、民国上将曾继梧、红色教育家咸仿吾,加上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湘军名将刘蓉、著名教育家罗车舟重、著名作家谢冰滢,等等,足见湖湘,文化对娄底乃至整个湖南的人文发展影响之深远。
    湘中娄底这块不大的土地,得天独厚地具有两大文化底蕴,拥有两大文化资源,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回顾两种文化在娄底演进的历史过程,人们从曾国藩及其湘军“屡败屡战”的史实里,从陈天华“难酬滔海亦英雄”的壮丽诗句里,从禹之谟、蔡和森、罗盛教等先烈从容赴难的豪迈行动里,从李聚奎、陈镇湘、宋希濂等战将驰骋疆场的矫健身影里,从邓显鹤、罗车舟重、谢冰滢等文化名人的思想品行与隽永文字里,已经品出了梅山文化渗透出的坚韧不屈与刚烈强悍,品出了湖湘文化蕴含着的血诚明强与睿智聪慧,更感受到了荆楚文化熏陶下娄底人的一腔血性!
    现在,娄底人民正在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创造着现代工商业文明,推进着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进程,从而进一步融合和丰富这两种文化的内涵。人们惊喜地看到,以粱稳根、彭立珊、周建和等为代表的娄商群体正在崛起,他们以敢为人先、争创一流的拼搏精神驰骋商海,实践着梅山文化和湖湘文化从古老到现代的华丽转身,诠释着两种文化走向新时代书写的辉煌。以致有论者从过往的娄底名人那里和当代娄商的奋斗史中把娄底文化统归为血性文化,寄望以血性精神激发娄底人拼搏进取、勇赶潮头,其用心之良苦令人感慨。然而笔者以为,拼搏进取无疑必须有血性,但是梅山文化,特别是湖湘文化影响下的娄底文化,不仅仅只用血性可以概括,拼搏商海和推进现代化建设,光有一腔血性同样远远不够。在确立文化立市,实现文化强市的过程中,如何在继承弘扬梅山文化和湖湘文化精髓的同时,努力吸取人类优良文化营养,增加娄底传统文化中的开放包容、兼收并蓄成分,使之更加顺应时代发展,适应现代文明需要,在推进娄底科学发展、加速赶超中发挥催人奋进、引领潮流的作用,值得当今娄底人去思索与构建。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后台登陆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09 www.ldskl.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娄底社科联 技术支持:娄底市京博科技有限公司

湘公网安备 43130202000078号